孟屯河谷地理、环境、条件最好、小而精的客栈
设为首页 |收藏本站
查看: 11253|回复: 1

高原反应起幻觉 男子自称联合国秘书长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0-8-14 14:48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高原反应起幻觉 男子自称联合国秘书长

 

    温州人卢明在幻觉中生活了一周,经治疗恢复神志

  大家好,我是联合国秘书长,快找人安排酒店。”昨日,提起一周多前在车站的闹剧,在华西四院接受治疗的温州人卢明(化名)自己都忍俊不禁。

  因为前往丹巴考察矿山,他出现高原反应折返成都,随后在“我是联合国秘书长”的幻觉中生活了一周,直到接受高压氧舱治疗数日后才恢复神志。

  第一幕:天旋地转 登上4300米高山不久感觉头晕胸闷

  卢明是温州人,常年在内蒙古从事矿山开采工作。7月底,他受邀到丹巴进行矿山考察,从呼和浩特一路飞到成都,次日坐大巴前往丹巴,于31日登上丹巴独狼沟水电站附近的一座大山。

  “这座山有4300米,合伙人在上面发现了金矿。”卢明说,当天他上山不久后就感觉头晕胸闷,连自己的工程队有几个人都答不上来。

  合伙人赶紧让他到暂居地休息,暂居地设在3700米高处,是一处沿七八级台阶而上的简易房。他被人扶着上去后,一躺下就觉得天旋地转,感觉山在飞速滚动,“不行,我得赶紧下去。”

  在山上呆了不超过4小时,卢明坐着一辆皮卡车下了山,当晚昏昏沉沉的他住在当地。次日清晨,护送他的小工帮他买了车票,卢明一人踏上了返回成都的大巴,一场闹剧随即展开。

  第二幕:忍俊不禁“我是联合国秘书长,酒店给我安排好没?”

  “我是联合国秘书长,大家不要拥堵,不要拍照。”半路大巴遇到交通堵塞,下车的卢明看到前前后后排成队的车,拉着一名男乘客的手说,他是联合国秘书长,这是迎接他的车队。

  等大巴到了茶店子车站,他连行李、身份证、装有2000多元现金的手提包也不要,攥着一个手机就下了车。

  车站里有几名乘客背着相机,在他眼中全部成了记者,“大家好,请先不要拍照,给我安排好酒店了吗?”卢明说着伸手抓过路边协管员的对讲机,像使用喇叭一样对着人群高声喊。

  四周的人都摸不着头脑,远远地观望着。

  卢明更觉得这是大家在迎接他,于是向围观他的人不停挥手致意,“真的觉得自己是联合国官员。”

  这个过程中,他不知在哪儿弄丢了皮鞋,脚上只穿了双袜子四处瞎走。晚间时分,他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,的哥无法和他交流,把他送到了浆洗街派出所。

  警方随后通过卢明的手机联系上了其家人。卢明的妻子在电话中表示“请无论如何扣他24小时,我们马上飞过来”。但警方不敢随便扣人,卢明的家人又赶紧联系了距离成都100多公里的朋友,让他来接卢明。

  第三幕:意识不清称妻子“秘书长夫人”经治疗恢复神志

  “我看到他的时候,他还称我是联合国秘书长夫人。”卢明的妻子说,看到丈夫时,他依然意识不清,“我们只得把他送到医院。”

  在第一家医院,医生怀疑卢明吸毒出现幻觉,但卢的妻子认为绝无可能,医院查血也未查出违禁药品成分。

  当晚,卢明被转往华西医院,确诊为高原缺氧缺血脑病,需要接受高压氧舱治疗,紧急转华西第四医院。

  治疗期间,他时而迷糊时而清醒,近一周后才恢复神志。“我咨询医生,这是高原反应引起脑水肿的后果。”卢明说,他侄儿原本打算去高原旅游,得知他出事后,暂时搁置了出行计划。

  □医生提醒

  华西第四医院急诊科护士长代凯利说,今夏以来,科室已收到超过10起类似病例,都是前往高原旅游后出现了高原反应。她提醒广大市民,前往高原地区旅游要注意防护措施,例如:口服肌苷片提高心脏抗缺氧能力以及携带氧气瓶等。一旦出现高原反应又未及时救治,可能引起脑水肿或肺水肿等。

  □新闻名词

  高原反应即急性高原病(acutehighaltitudedisease,AHAD),是人到达一定海拔高度后,身体为适应因海拔高度而造成的气压差、含氧量少、空气干燥等的变化,而产生的自然生理反应。海拔高度一般达到2700米左右时,就会有高原反应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0-8-14 14:48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高原反应起幻觉 男子自称联合国秘书长

 

    温州人卢明在幻觉中生活了一周,经治疗恢复神志

  大家好,我是联合国秘书长,快找人安排酒店。”昨日,提起一周多前在车站的闹剧,在华西四院接受治疗的温州人卢明(化名)自己都忍俊不禁。

  因为前往丹巴考察矿山,他出现高原反应折返成都,随后在“我是联合国秘书长”的幻觉中生活了一周,直到接受高压氧舱治疗数日后才恢复神志。

  第一幕:天旋地转 登上4300米高山不久感觉头晕胸闷

  卢明是温州人,常年在内蒙古从事矿山开采工作。7月底,他受邀到丹巴进行矿山考察,从呼和浩特一路飞到成都,次日坐大巴前往丹巴,于31日登上丹巴独狼沟水电站附近的一座大山。

  “这座山有4300米,合伙人在上面发现了金矿。”卢明说,当天他上山不久后就感觉头晕胸闷,连自己的工程队有几个人都答不上来。

  合伙人赶紧让他到暂居地休息,暂居地设在3700米高处,是一处沿七八级台阶而上的简易房。他被人扶着上去后,一躺下就觉得天旋地转,感觉山在飞速滚动,“不行,我得赶紧下去。”

  在山上呆了不超过4小时,卢明坐着一辆皮卡车下了山,当晚昏昏沉沉的他住在当地。次日清晨,护送他的小工帮他买了车票,卢明一人踏上了返回成都的大巴,一场闹剧随即展开。

  第二幕:忍俊不禁“我是联合国秘书长,酒店给我安排好没?”

  “我是联合国秘书长,大家不要拥堵,不要拍照。”半路大巴遇到交通堵塞,下车的卢明看到前前后后排成队的车,拉着一名男乘客的手说,他是联合国秘书长,这是迎接他的车队。

  等大巴到了茶店子车站,他连行李、身份证、装有2000多元现金的手提包也不要,攥着一个手机就下了车。

  车站里有几名乘客背着相机,在他眼中全部成了记者,“大家好,请先不要拍照,给我安排好酒店了吗?”卢明说着伸手抓过路边协管员的对讲机,像使用喇叭一样对着人群高声喊。

  四周的人都摸不着头脑,远远地观望着。

  卢明更觉得这是大家在迎接他,于是向围观他的人不停挥手致意,“真的觉得自己是联合国官员。”

  这个过程中,他不知在哪儿弄丢了皮鞋,脚上只穿了双袜子四处瞎走。晚间时分,他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,的哥无法和他交流,把他送到了浆洗街派出所。

  警方随后通过卢明的手机联系上了其家人。卢明的妻子在电话中表示“请无论如何扣他24小时,我们马上飞过来”。但警方不敢随便扣人,卢明的家人又赶紧联系了距离成都100多公里的朋友,让他来接卢明。

  第三幕:意识不清称妻子“秘书长夫人”经治疗恢复神志

  “我看到他的时候,他还称我是联合国秘书长夫人。”卢明的妻子说,看到丈夫时,他依然意识不清,“我们只得把他送到医院。”

  在第一家医院,医生怀疑卢明吸毒出现幻觉,但卢的妻子认为绝无可能,医院查血也未查出违禁药品成分。

  当晚,卢明被转往华西医院,确诊为高原缺氧缺血脑病,需要接受高压氧舱治疗,紧急转华西第四医院。

  治疗期间,他时而迷糊时而清醒,近一周后才恢复神志。“我咨询医生,这是高原反应引起脑水肿的后果。”卢明说,他侄儿原本打算去高原旅游,得知他出事后,暂时搁置了出行计划。

  □医生提醒

  华西第四医院急诊科护士长代凯利说,今夏以来,科室已收到超过10起类似病例,都是前往高原旅游后出现了高原反应。她提醒广大市民,前往高原地区旅游要注意防护措施,例如:口服肌苷片提高心脏抗缺氧能力以及携带氧气瓶等。一旦出现高原反应又未及时救治,可能引起脑水肿或肺水肿等。

  □新闻名词

  高原反应即急性高原病(acutehighaltitudedisease,AHAD),是人到达一定海拔高度后,身体为适应因海拔高度而造成的气压差、含氧量少、空气干燥等的变化,而产生的自然生理反应。海拔高度一般达到2700米左右时,就会有高原反应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哈达户外俱乐部 028-66006866 成都东安北路20号附14号 © 2001-2015 哈达户外俱乐部( 蜀ICP备07500118号 )     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